跨境电商的“竞渡之年”

2020年疫情袭击全球,全球经济一片萧条。

跨境电商的“竞渡之年”

各行各业都受到了重创,但往往危机与机遇共存。

据海关总署发布相关数据,2020年通过海关跨境电子商务管理平台验放进出口清单24.5亿票,同比增长63.3%。

甚至双11期间,全国通过海关跨境电商进、出口统一版系统共处理进出口清单5227万票,较上年增加25.5%;处理清单峰值达3407票/秒,增长113.2%,各项指标均创新高。

伴随全球物流、支付、贸易便利化条件持续改善及全球数字化进程加速,跨境电商正面临更大发展机遇期。

2020-2021是跨境电商的竞渡之年。

“竞渡之年”

2020年之前,从事跨境电商的主要是四类人群。

一是阿里国际站、速卖通等早期B2B模式的从业者,二是有一定海外电商运营能力和供应链支持的DTC品牌企业,三是自带流量的互联网创业者,四是开展COD(货到付款)的卖家。

2020年期间,大量原本从事海外应用开发的企业和个人开始加入。依托国内供应链的优势,新入局者可以在南亚、东南亚、拉美、欧洲等蓝海市场实现服务的快速复制。

2020年跨境电商相关企业注册量同比增长62%。

其中,DTC品牌企业成为跨境电商赛道里资本的宠儿。

据不完全统计,2020国内外至少有40多起发生在跨境电商领域的投融资交易,包括DTC等跨境卖家、跨境服务商以及跨境电商平台的融资或上市事件。

快时尚跨境电商网站SHEIN领添科技完成E轮,估值高达150亿美元;智能硬件跨境电商Anker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市值超过500亿人民币了;母婴DTC品牌亲宝宝宣布完成D轮2.5亿元融资;跨境电商服务平台“店小秘”宣布完成1.5亿元B轮融资……

此外,在近众多跨境服务商投融资交易中,资本向跨境物流、支付、SAAS服务等企业抛出橄榄枝,且融资金额更大、融资轮次更靠前,公司盈利模式也更多样化。

CB Insights发布全球最有价值的独角兽公司榜单中,SheIn赫然在列,158亿美元的估值与大疆基本处于同一个量级。

在谷歌与凯度联合发布的“2020年BrandZ中国全球化品牌50强”榜单上,有数家中国跨境电商品牌上榜,其中包括Anker、AUKEY、ZAFUL、Gearbest、SheIn。

海外电商消费习惯的养成,加上疫情加剧了海外对中国商品的需求,给中国跨境电商带来了蓬勃商机。

越来越密的海外仓布点,让更多的“中国制造”走出国门,跨境电商正迎来黄金时代。

2020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在原有59个的基础上,再新设46个;扩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范围,将从37个城市扩大至海南全岛和其他86个城市(地区),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调整免税限额和免税品种,调整税费征收……

作为电子商务的主管部门,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要 建设一批国家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扩大进口规模。要大力发展跨境电商,扩大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

“上下游变革”

跨境电商发展也带动了产业链上下游的不同纬度的变革。

新玩家、新玩法、新渠道、新流量、新市场、新技术、新服务……不一而足。

以往海外市场具有“强渠道”的特点,进入壁垒较高,而当下,海外电商渠道占比提升、跨境电商兴起,中国品牌进入海外市场的壁垒大大降低。

在此背景下,包括家电、数码在内,更多的企业开始寻找同跨境电商卖家之间的合作,这样的变化,让很多跨境电商卖家看到了商机。

目前跨境电商的平台已越来越多。

除了传统的亚马逊、eBay,还有阿里速卖通、Wish、Shopify,以及专门面向中国台湾及东南亚的跨境电商平台Shopee等。

各个平台的规则和优势不同,很多跨境电商卖家选择同时在多个平台经营。

除传统平台外,Wish和Shopify是被讨论最多的两家。

Shopify服务于自建站,而Wish则被称为“美国版拼多多”,主打价格优势,其中来自中国的商家一度接近九成。

当然,跨境电商繁华似景的同时,也有少为人知的焦虑。

漫长回款周期、高昂的物流成本和不可控的风险、多变的平台规则、各国外贸政策的变化都是跨境电商玩家需要考量的变量。

值得关注的是,主流电商平台逐渐向生态型平台转型,行业产业链生态化成为趋势,尤其是在物流、资金链等环节。

以物流为例。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整个跨境物流行业陷入至暗时刻。首先是航空运力的减少,而与此同时,跨境电商大爆发又推高了空运需求,空运价格一路攀升。面对航空货运价格的激增,跨境电商必然将更多的货物转向海运以缓解运力紧张。

于是,“快速海加派”物流服务就在2020年出现并得到井喷式发展,成为跨境电商重要的物流新业态之一。

和传统的拼运不同,快速海加派首先是快,快速集货(当天发货当天装柜),快速航运(比如中美线空运平均6天,后者10天)、快速分拆和尾程派送。

以星、马士基、CMA、APL和Matson都相继推出了电商拼箱服务。对于那些体积更大、重量更重的产品来说,快速海加派的性价比无法替代。

跨境物流行业已出现4笔大额融资。

全球跨境流通赋能平台泛鼎国际宣布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国内头部互联网物流平台“运个货”旗下的跨境物流平台“跨个境”获得3000万美元注资;大件商品出口的B2B交易平台“大健云仓”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致力于跨境电商基础设施建设的“飞盒跨境”获得“元璟资本”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与此同时,2020年以来电商平台涉足物流的步伐越来越快。

eBay推出eBay fulfillment计划,速卖通推出无忧物流、Wish推出Wish Express、Shopee推出SLS等等。

此外,物流领域还发生了“物流电商化”的现象。

传统快递大鳄联邦快递收购收购电商平台ShopRunner,以加深其与在线消费者的联系,后者可为Bloomingdale's、Saks FifthAvenue等超100个品牌提供两日达与免费退运服务。

“国内巨头的野心”

当然,跨境电商不仅是新平台的舞台,国内互联网巨头同样意欲满满。

出口电商方面,阿里巴巴国际站利用大数据改变以往传统的交易模式,用数据作为商家的信用资产,降低商家的准入门槛,把传统依赖线下的B2B交易搬至线上。

仅2020年上半年,阿里巴巴国际站平台实收交易额同比增长80%,订单数同比增长98%,支付买家数同比增长60%。

字节跳动国际电商业务代号 “麦哲伦 XYZ”,以将中国商品卖到海外为目标。

计划与印度尼西亚对接当地产品和当地 TikTok 达人,做直播带货。TikTok 在美国做的事也类似。TikTok 美国与曾试图参与收购它的沃尔玛合作,上线第一次直播带货,由 10 名粉丝超过百万人以上的 TikTok 达人展示美国本土品牌。

进口电商方面,京东国际作为京东集团旗下专注于大进口业务的消费平台,宣布了包括“星选计划”、“造梦计划”、“进口超市合伙人计划”等在内的多项营销升级举措。

平台及生态是互联网巨头在跨境电商领域超乎其他玩家的优势和竞争力所在,它们具备的在营销、供应链、场景等环节的优势,都将对未来跨境电商的产业格局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其中,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的跨境电商将依然保持高位增长,未来3-5年或仍将是跨境电商黄金发展时期。

*部分图源网络

文/墨白 编辑/严楷